搜索
梧州市公安局 向中国式过马路说“不”
  • “文明交通伴我行”
“文明交通伴我行”
实验小学开展“文明交通伴我行”主题教育活动。  活动中,民警用事故案例提醒在场的同学从中吸取教训,一定要养成自觉

    从众式 镜头:起初,大家都在安全区域耐心地等红灯,期待着斑马线绿灯的亮起。此时,机动车道绿灯已经亮起很长时间,有人估摸着信号灯应该快要变化了,开始试着向路口靠近了一点,后面的人跟着一起靠近。然而,机动车道依然绿灯长明,于是某人忍耐不住,左顾右盼之后,趁着车辆来往的空隙,闯红灯顺利过街。"带头大哥"出现之后,又有两三个人开始效仿,终于,大家一起跟上,蜂拥过街……彼时,斑马线绿灯仍未亮起。

    所谓"中国式过马路",最明显的特征便是闯红灯的人几乎都是一群一群的。这部分人群中,肯定有个别是因为有急事需要抢时间的,然而更多的人,却是从众心理在作祟。这与大众心理学上的"破窗效应"有相通之处——如果一个房子有一扇窗户破了,没有人去修补,隔不久,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地被人打破。这种从众心理会造成一种纵容环境,进而影响这种环境里的每个人——当身边的人都在闯红灯,人们便会不自觉地"追随",甚至很多人过了马路之后,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闯红灯过的街。

    镜头一:欲闯红灯过街,先左看,目测一下来车车速和距离,估摸着能过,冲!到了马路中间,观察右侧,来车太快,过不去,等。再观察,瞅准机会,左闪右避,强行通过。

    存在侥幸心理是行人闯红灯的又一重要心理基础。在这种心理下,行人总认为自己能够在机动车来往的间隙中找准时机,安全通过。尤其是在闯红灯无数又从未出过事的情况下,这种侥幸心理还会成为一种心理定式——只要自己看着点,闯红灯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。殊不知,侥幸与不幸之间,仅有一步之遥。

    镜头二:欲闯红灯过街,但来往的机动车速度很快。犹豫之际,见有其他人也在闯红灯,便放心跟上,并有意识地在需要提防左侧来车时站在别人的右后方,需要提防右侧来车时站在别人的左后方。

    其实这种心理也可以归纳为侥幸心理,不过并不是毫无准备的全凭侥幸,而是极端地将自以为的安全建立在了以别人做"肉盾"的基础之上——这种"有准备"很残忍,也很无耻——当然,也没有多大作用,只是一个掩耳盗铃般的心理安慰而已。

    侥幸式镜头三:欲闯红灯过斑马线,眼见一辆速度并不慢的机动车开了过来,但已确定驾驶员看到了自己,车辆也有足够的刹车距离,于是勇往直前强行过街。机动车急忙鸣喇叭或者闪灯并被迫减速。

    这是侥幸心理的又一极端表现——认定机动车见到行人必定减速让行。在我国的道路上,非机动车驾驶人和行人是处于弱势地位的,而这种"弱势"在一定程度上给他们带了心理优势——撞了我是要赔钱的!所以,他们往往会想当然地认为机动车驾"不敢"撞自己。

    侥幸式镜头四:正欲闯红灯过马路,忽然发现交警或文明交通劝导员站在路口。犹豫之际,发现其他人也在闯红灯,于是放下心来,一起跟着大部队强行横穿马路。

    这种侥幸心理,叫"法不责众",与之并存的,便是"法难责众"——自2004年5月1日开始,我国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便已正式实施,且根据该项法律,行人违反交通信号最高可被处以50元罚款,但是,"最高50元"的违法成本明显太低。

    斑马线绿灯时,"不甘落后"的机动车一辆接一辆地堵住了行人的通道。此时,忍无可忍的行人愤而强行"见缝插针"。作为"回敬",待红灯亮起时,行人依然络绎强过, "以堵攻堵"……

    当"无奈式"闯祸灯发展到一定程度,这种忍无可忍的"赌气式"闯红灯便会随之出现——你可以抢我的道,我也可以抢你的道。于是,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便诞生了——开车时讨厌走路的,走路时讨厌开车的。这种相互的"讨厌",实际上是机动车和行人对彼此"侵犯"自己路权的不满。

    梧州市公安局 主办

    地址:梧州市公安局 电话:0774-110

   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或镜像  建议IE6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
    网络实名:"梧州公安"、"0774-110"

    2016 版权所有 桂ICP备10201565号-1|桂公网安备 45040302000071号 |登录

    回顶部